中山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新一轮水电妖魔化来袭金沙江考察缘何两个版

发布时间:2019-10-13 01:52:10 编辑:笔名

新一轮水电妖魔化来袭 金沙江考察缘何两个版本

最近一段时间

,金沙江水电过度开发的被炒得沸沸扬扬。一时间,金沙江在传闻中似乎已成为支离破碎的一江“死水”,甚至有人引申出“中国水电大跃进”的结论。

但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由另一机构组织水利水电专家对金沙江流域进行的一次考察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对该流域水电开发给出了诸多正面评价。

究竟谁对谁错?为何对同一流域的同期考察能得出如此南辕北辙的结论?

“支持水电开发的考察之后更支持了,而反对的考察之后更反对了。”连参与此次考察的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都不太理解:“这似乎是一个怪圈。”

随着能源总量的增加,我国水电规模很难超过目前16%的比重对此,水利水电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5月22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认为:“关键在于应该用实事求是的态度,科学、理性地看待水电问题。”

陆佑楣坦承,我国水电开发存在一些问题,但不能因噎废食放弃水电;金沙江水电项目都是基于原有的流域规划,不存在“超规划建设”和无序开发。而随着能源总量的增加,从长远规划看,我国水电规模可能将一直维持目前的比重,不存在过度开发。

谁对谁错

一些媒体在报道中多次提到“未批先建”、“跑马圈水”、“无序开发”等语句,这让多位业内人士颇为不解。

张博庭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就对此逐一反驳。例如,针对生态问题,他指出:“如果你真的去过金沙江,就会发现当地的渔业人员发自肺腑地认为水电建设拯救了金沙江的鱼类。因为在过去

,由贫困导致的过度捕捞极为严重,结果是国家越是要保护的鱼类,反倒灭绝得越快。”

而对于“国家对这些河流很多河段的研究很少,水文和地质数据几乎是空白”的说法,作为一名一线工程师,中国水利水电科学院地质专家徐泽平并不认同。他表示,金沙江地质工作已经进行了几十年,我国坝区地质情况都经过了长期勘探,只有摸清地质条件才能审批电站。“很多地质工作者为了摸清当地地质条件常年不能回家,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针对所谓“跑马圈水”,陆佑楣指出,我国不管大小水电站在审批前都进行了可行性研究,水电开发都是基于国家制定的流域规划,没有盲目开工的现象。但由于水电站核准前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三通一平”等准备工作,因此造成了“未批先建”的印象。

据了解,目前

,金沙江下游4个大型梯级电站经国务院决定由三峡集团公司开发,不存在无序开发问题,但中游一些中小水电站确实需要“抢”市场。对此,陆佑楣表示,应由国家统筹安排,通过招投标方式由开发商公平竞争,实现更良性的水电开发。

对于水利工程只注重发电、淡化防洪和灌溉等其他功能的说法,陆佑楣也不认同。他举例说,设计时原本没有供水功能的三峡电站在去年干旱时曾给长江中下游补水200亿立方米,有效缓解了下游干旱。我国其他水电站也基本能发挥其规划的综合作用。

主流声音

而对于“中国地质权威集体失语”的论调,事实也并非如此。

实际上,中国工程院、中国水科院等单位就曾多次组织专家对我国梯级水库大坝的

获悉,业内专家并没有回避梯级水库开发过程中存在的安全风险,如水利水电存在分头管理的现状;中小水电往往设计周期不够,施工利润低

,雇佣民工施工,存在质量隐患;低价中标违背建设原则等。

但实际上,这些问题不仅仅存在于水电领域,也是我国各行各业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不过专家们也指出,目前对我国水电开发安全性的认识存在一定偏差。首先,高坝大库对我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总体风险可控,水电建设总体健康,“5·12”汶川地震中经受住考验的大坝就是明证。另外,我国干流及一级支流电站均以混凝土坝为主,安全性有足够保证。

“搞大坝的人最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也最重视,如果有溃坝的风险,这个坝根本就不会建。”陆佑楣说。

据悉,专家们建议,应加强流域梯级水库大坝统一管理调度,加强支流中小型水库的质量管理,尽快制定水电开发安全管理条例。

陆佑楣指出:“既不能否认水电存在不足,也不能因为有不足就否定水电发展。”

有序开发是前提

相对水电发展的内在问题,由金沙江事件引发的最大争议在于我国水电开发规模是否过量。

在经历了“十一五”的沉寂之后,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一些中小水电的审批,我国水电工程迎来复苏,有分析人士认为水电开发高潮即将到来。

但陆佑楣指出,我国水电没有超前发展,反而相对滞后。

据悉,美国水能资源利用率达82.1%,日本达83.6%,挪威更是达到90%,而我国目前水能资源利用率仅达到42%。从人均水电占有量来看,美国达到3千瓦,日本和欧洲也有1.5千瓦左右,而我国目前人均只有0.7~0.75千瓦。

“电力发展直接关系到社会经济的进步。”陆佑楣说。

张博庭也指出,经济发达国家往往水电开发程度较高。水电发展的很多矛盾验证了《联合国人类环境宣言》中的一条结论:发展中国家的生态环境问题,主要是发展不足造成的。

“目前我国水电开发仍主要由能源需求驱动。”陆佑楣指出,虽然“十二五”期间将加大水电开发,但随着能源总量的增加,水电规模实际很难超过目前16%的比重。

“如果否定水电,能源缺口如何填补?”陆佑楣指出,各种能源都有自身的问题,为了实现减排目标,要尽量减少煤炭使用。“水电同核电组合起来替代煤炭,我看是必须选择的道路。”

不过,陆佑楣同时指出,有序开发是水电发展的前提,“这种公益性、关系国计民生的大工程不能出现过剩的现象”。

对此,陆佑楣呼吁道:“梯级电站的建设和运行确实需要国家统筹规划,而不是靠企业自己随意运行,需要建立全流域统一的调度机构,使水能资源得到最优的利用。”

关键词:

金沙江水电

,张博庭

微商城功能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小程序怎么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