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一家7兄弟2人患癌去世3人是渐冻人老母亲

发布时间:2019-10-09 22:27:40 编辑:笔名

  一家7兄弟2人患癌去世3人是渐冻人 老母亲摔伤

  我躺这边,妈妈躺那边,一整天一整天地躺着,看着天变亮、变黑说着,50岁的罗源汉子谢基全哭了,但他却没有力气抬手擦去眼泪,上天把我轻生的力气都给剥夺了。

  谢基全一家住在罗源县霍口畲族乡西部深山,7个兄弟,2个得癌症早逝,3个是渐冻人。半年前,照顾儿子的80多岁老母亲又摔伤了,这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手拿不动粉笔 只得离开讲台

  破败的木头房间里,摆着两张一高一低的床。87岁的聂玉钗从高点的床上爬起来,双手撑着板凳,艰难地移动着,想拿点水给躺在矮床上的小儿子谢基全喝。可没走几步,老人便没有力气了,只能坐在板凳上,不停地抹眼泪。

  妈妈别哭了,我不渴。谢基全无法转动脖子,只能盯着天花板安慰母亲。说了几句,他也忍不住哭了,在这张床上躺了17年,那怕只给我一天,能够站起来照顾妈妈,尽尽孝道也好。

  谢基全告诉我们,他有6个哥哥,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原本过得还不错。22岁那年,谢基全在村小学当代课老师,那段时光真是幸福啊,和孩子们一起奔跑、欢笑。可也是在那一年,谢基全发现走路没有力气,而他的大哥、三哥也出现同样的情况。

  撑到33岁,谢基全脚站不住,手也拿不了粉笔,只得离开了讲台。

  母亲摔骨折 他着急却动不了

  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谢基全只能躺在床上,大哥、三哥也渐渐不能行走。随后几年,厄运再次来临,谢基全的二哥、六哥,先后因为癌症离开人世,只能靠四哥、五哥打工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生活。

  患病的时候,兄弟里只有我没有结婚,吃喝拉撒全靠母亲照顾。为了方便照料,母亲把床铺搬到谢基全的房间,日夜不停地看护他,她力气小,搬不动我,就让我躺矮床,每次都吃力地拖着我下地。

  母亲老了,还要伺候我,我心里难受。谢基全说,不想增加母亲的负担,他尽量少喝水,尽量不起床,整天整天躺着,呆呆地望着房板,房子外传来几声狗叫、鸟叫,我都会高兴很久。

  去年8月,听到外面啪的一声,我听到母亲在喊疼。谢基全说,那时他死命地想挪动身体,可一动也动不了,只能拼命地喊妈妈,心如刀割。所幸周围亲戚听到喊叫声跑来,才发现他的母亲摔倒,腿骨骨折了。

  万一我走了,谁来照顾小儿子

  母亲是被我拖垮的。谢基全说,自己不止一次想到轻生,可我连死都没有能力。

  最怕到晚上,睡不着,我在哭,妈妈在哭。谢基全说,哭过后,母亲总会安慰他,她说活一天,爬也要爬去给我做口吃的。幸好,在外打工的四哥回来,挑起了照顾他和母亲的重担。

  谢基全说,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他们,前一段罗源县随手公益爱心团体和罗源边防大队官兵等志愿者来到他家,送上了大米、食油等,抬着我们到院子里晒太阳,真高兴。

  中午时分,一层木板之隔,这边是生病的大嫂做了饭,喂大哥吃;那边是四哥抱着谢基全起床,母亲坐在床边叮嘱着小心些。不会讲普通话的聂玉钗,通过村民的翻译告诉我们,自己吃苦照顾孩子是应该的,唯一担心的是,自己岁数大了,万一走了,谁来照顾小儿子?

  如果您想帮助这个特殊的家庭,请拨海都95060或致电谢基全(由他亲戚接听),也可以将爱心款汇至谢基全的账户。

  账号:;户名:谢基全;开户行:罗源县农村信用合作社霍口信用社。 侯希辰/文 肖春道/图

电影
摩羯座
家居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