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北大进步学生忆参观根据地可读禁书不可与同

发布时间:2019-11-09 18:06:05 编辑:笔名

北大进步学生忆参观根据地:可读禁书不可与同学见面

核心提示:张硕文感觉强烈的是在这里可以敞开读书,读沦陷区的禁书,读革命的书。他读了毛泽东《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等着作,还有一些马列着作;他读了整一个月散发油墨味道的《晋察冀》,了解抗日战争形势与出路;听根据地和城工部领导讲国内国际形势。

本文摘自:《北京》2012年6月26日第18版,作者:高红十,原题为:《去干一件天翻地覆的事》

2012年春天,笔者接受北京大学校友会任务,采访1946 1949级北京大学师生。这项任务带有抢救性质,不少亲历者已远走,活着的人也过八望九。六十多年前的事毕竟遥远,当事人满面沧桑,过往记忆漫漶一片;新旧中国交替,不断探寻与选择的人生 老校友张硕文、张群玉这一对 地下党 伉俪的故事,就这样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1945年暑假,北大物理系大二学生张硕文去阜平

民国时期,北京大学理学院男生宿舍在景山东街(眼下叫沙滩后街)西斋。寻常称谓蕴藏不寻常历史。中国共产党建党前的北京小组活动场所之一是西斋,其中两间房子叫做 亢慕义斋 ,德文 亢慕义 翻译过来是 共产主义 。

1945年暑假,物理系大二学生张硕文向同学交代了去处,匆匆离开西斋。日头红热,浓荫匝地。

其实,张硕文说的出门理由和目的地是假的,真实去处是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所在地河北省阜平县。为了这次出行,张硕文思考很久,心情激动又忐忑。

两年前他考入北大物理系,有中学海燕社的同学邀他去昆明西南联大求学,他拒绝了。家境优裕衣食无愁的 少爷 有什么理由改变既定社会地位与社会秩序,换一种活法?!据说他家有条出海钓鱼的船,换一根缆绳需一万美元。

一年前的暑假,有同学邀他去根据地阜平看看,他没走。好好读书吧,什么成绩没有,两手空空去干什么?

中学到大学,张硕文并非 不闻窗外事,只读数理化 的 好 学生。居住的北平被日本人占领,求学的红楼被小鬼子控制,出门上街, 沦陷 、 亡国 的屈辱感刻骨铭心。中国人为什么要当亡国奴?中国的出路在那里?他和要好的同学没少找进步书籍看。喜欢梁启超《读书趣味》,找来他的《饮冰室文集》;对孙中山的主张有兴趣,找来 建国大纲 、 建国方略 ;看了胡适一篇课文,觉得受启发,又找到《胡适文存》阅读。陈独秀、李大钊 凡能找到的书都拿来看,看完比较各自救民于水火之道,思考讨论破疑解惑。理论烛照与现实教育,张硕文的世界观一点点向社会主义靠拢。

此次去阜平,参加城工部对平津进步学生培训,可以放大视野,受到更多教育。张硕文相信。

一行三人,在城工部秘密交通员护送下一站站前行。从未走过的难走路途是一场直观生动的形势教育。沦陷区的绝望沉闷, 三光 过后游击区的生灵涂炭,房子成了残垣断壁,田里没有庄稼和种庄稼的人。终于进根据地了,最先看到整队操练的日本鬼子 怎么回事?听人介绍,按照共产党八路军的俘虏政策,只要放下武器,缴枪不杀,还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运营
历史人物
液压机械/部件